尹淨漢的培根

會飯繪會寫文的淨漢知秀俊輝飯
知漢汪汪
吃知漢 徹漢 隊花 順圓 率寬
不定期更新

17《寂寥深淵》 ep.3 95大三角主知漢 連載中

我知道過很久了,但我生出來了##

*長度尚不知
*95賴大三角,有徹漢
*此為知秀X淨漢,CP潔癖自行避雷噢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還沒看過的請回顧ep.1.2哦
【3】

早晨,飯店偌大的床上只躺著尹淨漢一個人,刺眼的陽光讓他不得不醒來,伸手拿起手機,才驚覺已經早上9:30了。

正責怪著崔勝徹為何沒叫自己起床時,卻發現他早已不見蹤影,,獨留下自己一個人在空蕩蕩的飯店房間,尹淨漢一邊打著哈欠一邊起身,又一邊想著崔勝徹到底去了哪裡。

水嘩啦嘩啦地流,原先尚未清醒的尹淨漢猛然想起了一件事,自己的手機似乎和勝徹的對調了,剛剛床頭邊的手機並不是自己的,而自己的手機套被套用在勝徹的手機上,顯然對方並不是不小心拿錯,而是原先就已圖謀要拿走自己的手機。

尹淨漢不解他為何要這麼做,想了很久只想到了一個理由,

昨晚的保險是洪知秀打來的電話。

總覺得自己和知秀聯繫不上可能與崔勝徹有關,尹淨漢把水龍頭關上,衝出了廁所,試圖拿崔勝徹的手機撥給洪知秀,但卻發現崔勝徹用了程式將電話上了鎖,尹淨漢解了許久,得到的卻只是鎖定秒數增加的結果。

「電話上了鎖,就連其他成員都連絡不上了。」尹淨漢感到有點沮喪,卻又突然想起一個數字,再接再厲的嚐試開鎖,緩緩地輸入那幾個數字,雖然他並不覺得崔勝徹會用這組數字,但他還是一試。

開了,密碼正確。

雖然密碼解出來了,尹淨漢的精緻的臉龐上卻無欣喜之情,

難道事情和自己推測的相差無幾?

緩緩的,尹淨漢念出了那串數字:「1004520」

「勝徹啊…你和我們待在一起時,究竟是怎麼想的呢…?」誰也沒聽見的疑問,尹淨漢雖然早有察覺崔勝徹對自己和其他成員不同,但他卻從來沒有往這方面思考過。

甚麼是愛情的地獄?

愛著卻不能愛,只因為對方愛的不是自己。

明明雪白的肌膚觸手可及,卻不能觸碰;明明那紅潤的嘴唇就在自己眼前,卻不能吻下去。

因為他早已是別人的了,

但真的好愛他…愛到無法自拔,願意犧牲所有只為他?

何不,試著爭取?

美國現正是有些寒冷的秋季,穿著長版大衣的洪知秀站在美國的機場候機,他搭乘的是晚班,越早回韓國是在好不過的,他怎麼可能聽從崔勝徹的話?他越要自己慢點回來,自己就越要早些回來。抬眼望去,機場的時間表上,和美國時差9小時的韓國現在差不多是早上10:00。

淨漢起床了嗎?吃早餐了嗎?現值韓國的秋冬季,他是否有穿暖?

對尹淨漢的愛無法停歇,滿腦子全都是尹淨漢的身影,無論是練習生時黑髮,外貌清秀的他,又或是漸漸留長了頭髮的他,乃至於現在金髮的他,都令人神魂顛倒,著迷不已。

常常他會覺得這一切好像是夢,時常問著自己,這一切真的是事實嗎?自己真的跟淨漢兩情相悅?

好似一碰就會消散,如夢似幻一般,無論過了多久也無法停卻那炙熱燃燒的愛,如同被火焚身,也要去愛的衝動,為了你願意付出所有。

有時候,明明自知這會讓自己陷入困境,卻還是不顧一切的想飛到你身邊;明明我們相愛,前方卻有著眾多阻礙。

即使如此,不被世人所祝福的我們今日依然違背著世俗的眼光,在一起。

練習生時的天真可愛,如同尚未涉世的孩子,對於大人的世界懵懂,但那份從小到大從未改變的感情卻很真摯,童年所以為的友誼,從小紮根,逐漸壯大著,幾乎滿溢的感情不知如何宣洩,

日復一日,依舊很紳士的對著台下的粉絲,

年復一年,洪知秀還是大家的紳士。

但不管過了幾百年幾萬年,幾次輪迴,依舊不變的,是兩個人的感情。

17《寂寥深淵》 ep.2 95大三角主知漢 連載中

*長度尚不知
*95賴大三角,有徹漢
*此為知秀X淨漢,CP潔癖自行避雷噢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還沒看過的請回顧ep.1哦
【2】

「淨漢啊,對不起我的手機壞了現在才修好...所以...」洪知秀尚未說完的話語被崔勝徹硬生生的打斷。

「淨漢啊,不是知秀,只是保險公司而已,我去外面跟他說我們不需要保險。」沒等尹淨漢回應,崔勝徹頭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間。

「勝徹?!呀!拿給淨漢聽!」聽見是崔勝徹接起的電話,這顯然不在洪知秀的意料之中。

走出了房門,崔勝徹原本在房間裡對著尹淨漢嘻嘻哈哈的臉,倏然嚴肅了起來。

「知秀,你現在在哪?甚麼時候回來?」崔勝徹問道。

「這禮拜就會回去了……但…」洪知秀還未說完的話被崔勝徹的一句話打斷。

「你能晚一個月回來嗎?」

「…甚麼?你想要做甚麼?」洪知秀感覺到了崔勝徹的意圖,打算進一步的問清他的計畫。

「這是隊長的命令。」

「我不能答應你。」

「不答應也得答應。」

「你到底打算做甚麼?」

「知秀啊。」崔勝徹柔聲道。

「我會代替你好好照顧淨漢的。」語畢便立即掛了電話,電話另一端的人還尚未反應過來適才崔勝徹說了甚麼。

「甚麼?!呀!」在洪知秀反應過來時,電話早已被掛斷而嘟嘟嘟的作響。

剛從浴室裡洗完澡出來的洪知秀就立刻打了電話給淨漢,原以為會順利打通,

沒想到出現了崔勝徹這個變數阻擋在自己面前。

他沒聽錯吧?

勝徹是打算把淨漢從自己手中搶走?

要不是因為手機被偷,行李被搶,他又怎會拖了一個多月才打電話與尹淨漢報平安?

練習生時期自己就和淨漢特別好,

出道之後中間卻常常有人插進了他們兩人之間,

崔勝徹。

練習生時期的崔勝徹並看不出來喜歡著尹淨漢,是自從出道之後,崔勝徹時常在尹淨漢膩著不走開。

洪知秀很慶幸,自己和尹淨漢在練習生時期就已經交往,要不崔勝徹必定會從他的身邊把尹淨漢一把奪去。

「淨漢現在一定著急的很,等了一個月卻打不通我的電話也連絡不到我,一定是他又露出了那個表情讓勝徹哥看見了。」尹淨漢在焦急或失落的時候會顯得特別慌張,但卻又極力的去隱藏自己的慌張,那慌張的表情,惹人憐惜。

「呀,尹淨漢,我會趕回去的。」洪知秀對著天空說道,宛如如此便能傳達到尹淨漢彼方。

*

與洪知秀講完電話的崔勝徹回到了房間,只看見在床上躺著大字型呼呼大睡的尹淨漢,

...衣衫不整。

因寬鬆的上衣而露出的頸部和鎖骨,微微露出的白皙皮膚讓人有些...

忍不住。

崔勝徹走到了床邊,輕撫了淨漢了臉龐。

隨即又很快的清醒過來。

「我在想什麼啊!這可不是忍不忍不住的問題啊!」崔勝徹拍了拍自己的腦袋,想讓自己腦海裡齷齪的想法消失。

聽見勝徹跟自己心裡打架的聲音,尹淨漢的睫毛輕顫,緩緩的睜開了眼睛,大概是睡迷糊了,一把將勝徹拉下床上。

「哇啊啊,你幹嘛?!」這讓崔勝徹嚇了一跳,噗通噗通已飛快速度不停跳動的心臟,緋紅的臉頰。

「知秀啊,晚安。」語畢又閉上眼繼續睡。

「知秀....嗎?」崔勝徹的眼裡一閃而逝的落寞,誰都沒看見,

只有自己,

明瞭。

---------------
久等了###

17《寂寥深淵》 ep.1 95大三角主知漢 連載中

*長度尚不知
*95賴大三角,有徹漢
*此為知秀X淨漢,CP潔癖自行避雷噢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【1】

無法習慣的寂寞,

無法習慣沒有你在身邊。

熟悉的溫柔,那閃爍著光芒的桃花眼很美麗,

美麗的令人心碎。

何時可以回到你身邊,

我親愛的。

*

「嘟...嘟...您撥的電話將轉接到語音信箱嘟聲後。」尚未說完的機械女聲被硬生生的打斷。

距離洪知秀回到美國已經有一個月了,而每一次打出的電話沒有一次接通。

趁著放假,洪知秀回到了他的故鄉參加了慶典,回到了和韓國時差9小時的L.A。

尹淨漢已經連打了好幾次,每一次所得到的回應都是未接通,他已經快要不耐煩了,煩躁的「啊!」了一聲,隨手把適才拿在手上的手機隨手一丟,落在了沙發上。

「煩死了,一個月了,從來沒接過我的電話!」抓了抓為了新專輯而染成淡金色的頭髮,尹淨漢往後一躺,躺在了柔軟的床上。

「叩叩!」一陣敲門聲響起,尹淨漢起身都不想起身,直接喊道:「勝徹呀,直接進來。」

「呀!尹淨漢!」崔勝徹一進門就喊道,看見尹淨漢躺大字型在床上。

而他躺在上面連抬頭望一眼都懶,精緻的臉龐上因配合頭髮而染成金色的眉毛,有著雙眼皮及臥蠶的大眼,有點近視因而戴著圓眼鏡。

尹淨漢剛加入時崔勝徹就覺得這傢伙長得很清秀漂亮,距離剛出道過了快三年,留長髮時尹淨漢真的很美,後來越剪越短的頭髮也不影響他精緻的臉龐,崔勝徹看的有些走神,一段時間才緩過來。

關上門崔勝徹走到尹淨漢旁,「你剛剛打給知秀了對吧?」

尹淨漢睜開眼,看了崔勝徹一眼,用腳踢了他一腳,道:「才沒有,不要亂猜。」

踢完又閉上眼繼續睡。

這傢伙,真的很不老實,喜歡惡作劇,喜歡騙人,但是在平靜如水的表情後其實正翻天覆地的起了大浪,身為隊長要顧到每一位成員的情緒,但崔勝徹有些遲疑,他對尹淨漢的關心真的是大哥對弟弟嗎?

有時候崔勝徹真希望洪知秀不要從美國回來,這樣子尹淨漢不會因為他而心情起伏不定,說不定尹淨漢會更重視自己一點。

崔勝徹痛恨這樣想的自己,明明都是Seventeen的成員,有這種想法真的很不可取,但有時候就是想獨佔尹淨漢,就像現在。

「淨漢啊。」崔勝徹走到尹淨漢旁邊坐下,喊了他的名字。

「酷斯啊。」尹淨漢反過來喊了崔勝徹的名字。

「怎麼?」

「我想喝飲料,幫我從冰箱拿一下。」

「......」這傢伙臉皮真的很厚,崔勝徹雖然這樣想著,但是身體卻還是起身來幫他拿了飲料,只希望尹淨漢不要像上次日本美好的一天一樣叫他去拿吸管。

「吶。」忍著往攤在床上休息的尹淨漢臉上丟上去的衝動,崔勝徹坐在他旁邊替他開了瓶蓋自己順便喝了一口,搖了搖尹淨漢,將瓶子遞給他。

尹淨漢接過瓶子從床上起了身,看見被亂扔在沙發上的手機嗡嗡作響,一種既期待又害怕受傷害的心情湧上心。

「勝徹,幫我...接個電話......」尹淨漢最終害怕手機來電的並不是洪知秀,又是一場空。

看見尹淨漢這副德性,崔勝徹有點火大了,火大洪知秀的無聲無息,搞得淨漢如此痛苦,他起身走去沙發,見到了手機上的來電顯示著,

洪知秀。

「打了一個月才自己打過來嗎?可笑。」崔勝徹以尹淨漢聽不見的微小聲音道。

崔勝徹拿起手機接通電話,「喂?」

-待續-

喜歡95大三角QQQQ
但因為是主知漢,徹漢標籤我就不打了#

知漢(微虐短文)

知漢

這樣離去,距離歸來的日子也無從得知。

至今依戀著你,

可能成了習慣,改不掉的習慣。

沒有你的日子,

是永遠無法習慣的寂寞。

可又能如何?

一切已成了定局。

假若我回過頭,

你是否會依舊對我微笑呢?

是否...

依然喜歡著我呢?

*

「吶,刷啊。」還是練習生時的淨漢喊了知秀的暱稱。

「嗯?」

「你認為,我們兩個可以有個Happy ending嗎?」

「不管最後你在哪裡,

我們相距多麼遙遠,

我都會飛奔過去,

和淨漢你一起有個Happy ending。」桃花眼依舊迷人,上揚的嘴角依舊可愛,如小鹿一般,令人無法自拔。

*

「該死。」怒罵的聲音伴隨著碰碰的搥著牆壁的聲響便可得知那人多麼的氣憤。

「呀!當初的約定呢?」強忍著快要奪眶而出的淚水,淨漢拉起了知秀的衣領。

「年輕時的話總是不算數的,淨漢,我這次是非走不可,若我還繼續留在這裡只會壞了seventeen的名譽。」雖然這句話說得平淡,沒有感情,但從眼睛能看見他難過不捨的神情,那雙平常閃爍著的桃花眼瞬間黯淡了下來。

最近因為一些事情,造成知秀的名譽嚴重受損,名聲一落千丈,網路上罵聲一片。

「那,你要去哪裡...?」

「回美國,我的家鄉L.A。」

「不能不走嗎?」

「不能不走。」知秀回了一個肯定句,打碎了淨漢所剩無幾的期望。

「吶,淨漢。」知秀伸手摸了摸為了拍不想哭而染成金色的髮絲。

染成金色的讓淨漢更像天使,我好不想走,不想離開淨漢,不想離開seventeen。

好想為了你而留下,好想為了你不顧一切。

但是,必須走。

「我愛你。」說完,知秀摟起了淨漢的腰,一把吻了下去。

熟悉的柔軟,熟悉的溫度,熟悉的,我所愛的人。

-----------
新寫手qqq還不太會寫qqq
走過路過留個言給我信心吧( TДT)
多包容謝謝QQQQ
以後主要寫95大三角和知漢♥